间刻

那些年那家疗养院与那群蛇精病1

乐无异一直听闻烈山街道的流月疗养院设施先进,医资强大,环境优美,病人间也是相处融洽,总之就是一个字,气氛极佳。

主治医生看着开朗的乐小少年摇摇头,身为本国知名财团的二公子,乐同学居然是个重度数字恐惧症患者,简直让他家父母操碎了心。因此在高考时失利,恐惧症越发严重的当下,乐家接受了医生的建议,先让乐小同学远离数字的困扰,安安静静的休养的同时辅助心理治疗,至少先让乐小少年分清钱的数额,不然乐家再有钱也架不住不识数的乐小同学败啊。

于是在其他年轻人开开心心打算享受暑假的时候,乐无异提着自己豪华的行李踏进了流月疗养院的大门。

 

=============================================

 

据说好多年前女娲倡导医疗改革,神农积极响应,于是兴建流月疗养院于北区烈山街道,终年收治各种疑难杂症,父科疾病。历经多年后,流月疗养院成功塑造医疗界名牌效应,成为各界人士的疗养院首选。

 

院内分有多种疾病科目,服务各类病患需求。比如院内知名纠正外科,此科从恐惧症,认知错乱症,偏执症,到反社会症都有相当丰富的治疗经验,每周病友们在充满正能量的大型阳光房里进行三次群体治疗交流会,各自上交五百字小作文,互相探讨一周趣事,气氛相当和谐有爱,治疗成效颇高,极受好评。只是从此科确立之日起至今,未有患者在会上发现主治医生究竟是谁,所有人看起来都有病。

再比如院内另一知名园艺心理治疗科,此科主治各种精神类病患,通过从事园艺劳作活动得到心灵上对自我的施放。此科是由神农亲自创办,曾收治过一系列高危人群,从坚信自己靠挖水沟拯救了全人类的水利工程师大禹,到认为自己用优秀箭术射落太阳终结世界末日的运动员后羿。至于为什么精神病人比较容易觉得自己是救世主这种问题,参加过国际精神病峰会的神农说:隔壁小岛上有个意淫自己天天靠打怪兽拯救世界的凹凸曼,大海对面有一群坚定的内裤外穿爱好者觉得自己是超人,蛇精病们的妄想方式各有各的不同,但蛇精病们的妄想主题总是一样的。话说,院长神农自己都做梦梦到过尝遍天下百草挽救众生呢,所以大家也不要太认真了。(女娲:好巧,我也梦到过自己用一块五颜六色的石头拯救世界。)顺便一提,神农本人是个吃东西只吃植物的异食癖患者。

当然我们的乐无异小同学只是普普通通的数字恐惧症,还不用进入这个如魔似幻的强大治疗科。于是他在被出租车司机师傅扔在院门口看到那个一头炫酷白发,身穿白大褂,配带单边眼罩形似二次元动漫COS的医生时不禁感叹,这疗养院真就一个字才能形容——帅毙了。(很好啊,乐小同学,终于进步到只有3个字了。)

 

在一番乐同学的自来熟技能加持下与炫酷医生进行了愉快交谈后,乐无异拿着一张入院评测表高高兴兴准备入驻院内外楼左拐左拐直走女厕对门病房。乐同学认为这个疗养院不亏是知名机构,针对他这种数字恐惧症患者都有专门的病房号精确描述方式,这个炫酷的医生一定从业很多年,有很丰富的治疗经验,他对治愈自己的疾病有了无比高涨的信心。

 

就在乐无异去寻找自己以后的常住地点的时候,一个身穿浅绿短袖医务护工制服的青年跑到院门口,十分亲热的对白发炫酷医生说:“瞳大人,你又在玩医生装扮游戏了吗?今天接待了几位病人?我们回病房看看要准备开些什么药好不好?”

白发炫酷的瞳冷淡的撇上一眼自己的跟班,疗养院连续获得五年好评的男护工十二后用平直的独特声线回答:“可。”

 

很久以后,当乐无异在耗费人生所有的气运值拜到男神为师,而男神的特殊跟宠——前缀:男神的男神——中间名:太师父——后缀:包邮不退货哦亲,告诉他这个世间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唯一的意义就是“人人都恨我”时乐同学才终于顿悟到自己入院第一天进错病房的心理感受。但是,看看正和他手牵手脸红红的女盆友闻人羽,乐同学又觉得心花朵朵开了。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