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刻

[七五同人]钗头凤

武者,当生如浮萍.随遇而安,行侠四方,无牵无挂.

武者,当快意恩仇.志同,则为兄弟.反之,则是死敌.

 

那年,三月桃花绯红之季.展昭,白玉堂终年漂泊江湖率性而行,偶会苗家集.对面相逢不相识.然别时一笑,都已将对方视为异姓兄弟.

之后,天下皆知.展昭入朝.天子金口一开,御猫之名不径而走.从此.展昭,白玉堂.便成了天定的死敌.

或者,天命便是如此作弄世人.猫鼠一窝,同朝为官.传下多少侠义故事.端的令人豪气顿生,热血沸腾.而那口耳相传中,却偏偏无这一对猫鼠的兄弟义气,英雄多情.

最后,空剩下一截断剑,一件血衣,一张破网,一座残楼.及那千里之外一场喜气洋洋的连理之礼.

 

世上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

"我们彼此相爱,但却彼此憎恨.多么悲哀的事啊."

于是,一切情仇俱被这话道尽了.

无爱,便无恨.反之亦然.无外如是.

 

究竟,

谁折了半面铜镜,漂泊经年又重圆如新.

谁做了鱼儿一对,用唾沫让彼此苏醒.

都敌不过,千年过往,如白驹过隙.

 

当年,是谁笑听红楼青倌唱一曲钗头凤.

当年,又是谁魂梦深处飘落一瓣梨花白.

 

两个男子的情事,不该太过缠绵.

诉不清相思情愁终须成了千年泡沫,慢慢化尽.

 

看世间风月几多重,叹多情自古遭戏弄.

打碎玉玲珑,折断锦芙蓉.

红颜霓裳未央宫中舞出一点红,解游园惊梦.

落鸿断声中,繁华一场梦.

走过千年还两空空.

 

 

最后的最后,某些事被历史记下,某些事被历史掩盖,某些事被历史遗忘.

只余海中那座温柔小岛还默守千年前一片晴空.

================================

听《钗头凤》有感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