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刻

流月城建造日记(完结)

登上矩木的第四十六天。

等本座能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变成了一片承平世界,晴空万里,风调雨顺,要不是烈山部还呆在流月城,本座都要以为补天从来没发生过了。司幽大人一边把药碗塞过来一边挺淡定的把本座昏睡期间的事一一道来。据说女娲神上打包了一堆五色石白日飞升,然后砌墙砖活动一直进行了一天一夜,直到最后天裂处还余一丝缝隙时五色石消耗完毕,女娲神上不忍心把最喜欢的五色玉也塞进去,于是卷巴卷巴自己的尾巴干脆抱着五色玉窝进了剩下的缝里,之后还不忘叫伏羲神上记得每天去给她送饭,而天穹系统在当机四十余天后终于得到女娲神上开发的最新补丁包的支持,开始正常运行。又据说,东海那只和伏羲神上谈人生谈了整整一百年的神龟决定对自己进行一次从肉体深入到灵魂的升华,好升级为女娲版天穹系统的终身VIP用户,伏羲神上为神龟这种坚决不用过期产品,及时跟进官方更新的精神感动,主动把昭明剑借了出去,括弧昭明剑由司幽大人本人亲自从大祭司枕头下翻出括弧完。可惜昭明剑在大祭司的日常熏陶下审美观一日千里,在近距离亲密接触过神龟后受到了极大的心理创伤,最后断成了三节,散落下界。至此,补天终于告一段落,大家皆大欢喜。听完这通鬼扯,本座乖乖喝掉药,然后卷被子睡觉,至于司幽大人,本座只是仁慈的呵呵了他一脸。

 

登上矩木的第四十七天。

在渡过人生历程的一百四十年后,本座落下一种病,只要仰望天空就不知不觉泪流满面。由此,本座迅速和得了同样症状的伏羲神上感情一日千里的好了起来。于是流月城里经常可以看到本座和伏羲神上两人深情对望,然后一起泪眼汪汪的搂成一团,抱头痛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俩中间总是隔着个司幽大人。之后,神农神上风尘仆仆的返回流月城,在一日三隔的司幽大人淫威下对本座和伏羲神上进行了一次全面的体检,体检结果是心理层面的精神创伤,只能靠病患自己调节,或许有康复可能,还请病患家属不要给病人心理压力。听完神农神上的医学诊断后,司幽大人果然不再充当本座和伏羲神上抱头痛哭之间的第三者了,可伏羲神上之后每每用哀怨的眼神谴责的看着司幽大人,却不肯和本座做病情交流了。失去病友的本座只好自己默默遵照神农神上的医嘱,努力调节本座的心理创伤。不过话说回来,本座的心理创伤到底是什么来的啊?本座自己都不知道,那要怎么调节啊摔。正在本座暴躁的推断自己的心理创伤是什么的时候,神农神上突然问本座女娲神上修补的天空好不好。本座楞了一下,看看结界外碧蓝碧蓝的天,白云和黄金一样的阳光,慢慢的说:女娲神上补完的天空必然是很好很好。神农神上听后温和慈爱的看着本座道:既然很好,紫薇又何必难过。本座沉呤好久后才回答:我没有难过,我只是还不习惯没有女娲神上追打伏羲神上的日子。神农神上轻轻叹息一声,摸了摸本座的头: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若能如你般分别后亦不知为何伤心也未必不好。能被神农神上摸头本座当然很高兴,只是本座又没听懂神上的话,以后还能不能好好做神上的大祭司了?所以这就是本座的心理创伤吗?本座恍然大悟。

 

登上矩木的第四十八天。

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天裂的时候神上们都一副天裂于前,吾自愉快每一天的样子,却等天补完了神上们都变成吾好忙,每天都好忙了。司幽大人很淡定的告诉本座:因为天裂的时候只有补天最重要,所以没别的事可做,也就悠闲起来。天补完就有无数可玩的东西,自然就忙了。这种吐槽神上们的话本座当然是选择性忽略掉神农神上的,于是本座表示:嗯嗯。伏羲神上太不像话了。(伏羲哭晕在结界旁)然后本座继续每天追着神农神上问:明天,神上去哪儿>3<?作为神农神上的大祭司,本座肯定是神上去哪里,本座就跟到哪里的嘛,司幽大人的黑脸关本座什么事⊙▽⊙。可是没想到啊没想到,司幽大人居然会去神上那里打本座的小报告,神农神上昨天还笑眯眯的带着本座在流月城里遛弯,而且还很温柔的关心本座的身体好不好,病情有没有反复,今天居然就在司幽大人的小报告下严肃的表示不带本座去下界办事了,神上你怎么可以这样(ಥ_ಥ)。本座早上站在最高的露台上目送神上们离开,整整半天神上们竟连午食都不回来用了,难道是女娲神上不在后流月城的大锅菜不合神上们的胃口了吗?快站成望神石的本座暗暗在心里钦佩果然不亏是神上,品味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于是本座决定马上就按司幽大人说的回大祭司殿去好好回忆一下女娲神上当年的菜谱,然后写下来交给流月城食堂的厨子,先天不足后天补,一定要做出女娲神上的水准,让回来的神上们吃出家的味道。征服神上的心的秘诀是先征服神上的胃什么的司幽大人果然懂得好多东西。

 

登上矩木的第四十九天。

本座只是昨晚去迎接了回城的神上们,然后被仅仅在食堂看到女娲神上式饭菜就热泪盈眶的伏羲神上亲切握了下手,今天居然就病了,病了。这根本就不符合灵力学好吗?本座灵力都已经恢复了好多了好吗?本座这应该健壮如龙的身体怎么可能如此羸弱(>皿<)。但好消息是自从本座再度病倒后神农神上就常驻本座的大祭司殿了~\(≧▽≦)/~,而且神上还亲自熬药,就算是小口小口抿苦死人的药也不能熄灭本座对于神农神上亲手熬出的药的珍惜之情,因此感动于神农神上的厚爱,本座决定一定要快点好起来,然后每天对着神农神上英俊不凡的脸膜拜一百遍(ง •̀_•́)ง。就是听司幽大人说自从本座病倒后伏羲神上十分担忧,以至于精神恍惚,不是走路摔了,就是喝水噎了。本座突然就觉得自己以前总是在心里偷偷吐槽伏羲神上实在是太过分了,原来伏羲神上是个如此有情有义的好人,本座决定以后对他好一点。然后本座也告诉司幽大人以后记得对伏羲神上好一点,司幽大人听完用十分微妙的眼神打量了本座半天才自言自语着天然呆,死蠢的走了,奇怪?本座说错什么了吗?

 

登上矩木的第五十天。

一大早伏羲神上就十分猥琐的偷偷摸到本座寝殿里,用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慈爱目光看着本座,然后语带欣慰的说:孩子长大了,知道心疼吾了。本座:0_0?伏羲神上:司幽都告诉吾了,你叫他对吾好点,今天吾再也没走路摔跤,喝水噎到过了(*ˉ︶ˉ*)。本座大彻大悟:原来司幽大人那么灵验,那等下本座要向他许愿病快点好起来⊙▽⊙。就在本座为了痊愈准备无节操的去拜拜司幽大人的时候,神农神上走了进来,先爱怜的摸摸本座的头,然后挥挥衣袖,带走了一只伏羲神上。本座敏锐的察觉到似乎本座的墙头有危险,果然之后有侍女来通知本座说神农神上从大祭司殿搬出去了。嘤嘤嘤~〒_〒,一定是本座的病总是不好,而且越变越严重导致的,本座的病情一定是打击到了神农神上对自己医术高度的自信,神上你快回来,本座肯定会马上就好起来的。然后本座悲伤着悲伤着就又睡过去了,睡着前好像看到神农神上,伏羲神上和司幽大人全围在本座的床边,一脸忧伤的看着本座,然后说着下界,接触浊气,传染什么的,本座果然是病的很重,青天白日也能看到幻觉,还附带幻听了,算啦睡觉吧,睡醒病就会好哒。

 

登上矩木的第五十一天。

本座睡醒后整个流月城都大变样了,神上们全体失踪,结界被新加了无数复杂到能让人看了得密集恐惧症的法阵,而且还变成了内外都无法通过的双向封闭,除了流月城里空气质量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外,实际就成了个大笼子,本座( ̄皿 ̄):伏羲神上你出来,本座保证不打死你。在本座气的想掀桌的时候侍女眼明手快的往本座手里塞进一封信。信是司幽大人写的,大意是他随两位神上去下界分头寻找可以医治本座浊气之症的方法,流月城已经被伏羲神上的结界封闭,暂时安全,叫本座乖乖等他和神上们回去。可是司幽大人你忘记你是个重度路盲了吗?要是和神上们分头走的话你真的确定有回来的那天吗?本座捏着司幽大人的信简直对他迷路到死的未来不忍直视。只能安慰自己流月城至少很显眼,迷路也不用担心,抬头看看就好了什么的……怎么可能啊摔(╯‵□′)╯︵┻━┻,居然敢背着本座离家出走,不知道你是神农神上不在家时抵给本座的人质吗(并没有)?等你回来看本座怎么收拾你。

 

登上矩木的第N天。

本座终于有时间乘着病假好好理理本座的私库了,必须找个最好的宝物做传家宝留给本座的宝贝徒儿。嗯嗯,五色石两大堆,一堆女娲神上给的,一堆司幽大人给的。金指戒一个,神农神上给的,还有一个在司幽大人手上。七条尾巴的大祭司服外套,本座亲手做的,还穿过好久,有点旧了。最后是一个黄金面具,司幽大人送的。流月城虽穷,本座的宝物还是蛮多蛮多的嘛(*ˉ︶ˉ*)。然后就到了最严肃最重要的传家宝的选择,五色石太多,不行。指戒世上有两个,不太好。外套嘛不够新。那……本座看看黄金面具,依旧成色十足,一派壕气息,虽然有暴发户嫌疑,但还真是挺怀念带着面具过神农祭的日子啊。好吧好吧,就决定传家宝是司幽大人送的面具吧。那个重度路盲患者一定是在下界迷路迷到抬头都看不到流月城的地方去了,至今也没有回来。乖徒儿你好好拿着这个面具,如果有一天有个长的很好看又不认路,说自己叫司幽的人回来了,你就告诉他,迷路了都不记得用当年下在本座身上的标记回来他也真是笨出新高度了,本座不高兴再等他啦。哦对了,本座记得伏羲神上好像在离开前又加固过结界,所以他就算回来了也进不来,那本座就大度点原谅他好了。谁让是本座答应了伏羲神上,不告诉任何人结界后门开在流月城顶了呢。

===================================

后记

沈胖胖看完这本日记之后找到了正确爆破结界的位置,谢肥肥看完这本日记之后找到了女娲神上的菜谱,初七七看完这本日记之后找到了司幽的男友力表达方式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