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刻

一梦百年(2)

不管是谁一大早醒过来就发现有具尸体趴在自己床下都会被吓到的,就算是法力高强的大祭司也不例外,所以沈夜反映迅速的把尸体远远抽飞,然后他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这尸体看起来很像昨天半夜被他扔下的傀儡。

 

去问一个傀儡有没有被弄疼显然是很无聊的事情,所以沈夜只是确认了一下傀儡本身没有被弄伤弄坏也就安心的去洗漱了,等下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没有多余的空闲来关心一个活死人的情况。

 

直到这一天结束,沈夜回到寝殿里再次看到那个傀儡如尸体一样趴在他床下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这里还有这么一个累赘。

坐到床边,沈夜看着努力仰起头用冷漠眼神回望他的傀儡,突然就觉得自己昨晚的心血来潮很没意思。

早知道就不去问瞳讨过来了,这张脸实在碍眼,沈夜心里很是嫌弃的想。然后他伸手捏住傀儡的左肩半提起来,看的出傀儡是能够感觉到疼的,肩上的皮肤被他捏红了,再捏一会儿说不定等下就要变青,不过这又关他什么事呢?不管是疼了,肿了,伤了,死了其实都和他没什么关系。

 

“装尸体?”沈夜继续用力捏着傀儡的肩,漠然的问。

傀儡沉默着,歪过头皱了下眉,像是认真想了想怎么措词才回答:“站不起来。”

 

沈夜觉得很新鲜,认真这种事但凡是在沈夜面前谢衣从来也不做的,谢衣要么围着他撒娇卖痴,要不就是表情凝重的拿刀指着他。

“怎么来的?”沈夜虽然这么问了,其实本身没什么好奇心,不过白问一句罢了。

 

这次傀儡却回答的很快。“爬。”他说完又想了想,好像觉得只回答一个字有点不恭敬,于是又加上:“没被人看见。”

“哦。”沈夜对后面那句没那么在意,被看到的话杀掉就好了,反正深更半夜还在外面晃的人也不会是什么好人。想想好像连自己也骂进去了,再想想自己确实也不是好人,于是他也就释然了。

既然释然了,也就对傀儡失去了最后一点兴趣,他松开手,任傀儡重新摔回去,没想到傀儡竟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半趴在他的膝上,沈夜一下僵住了身体。

 

这个姿势太亲昵了,谢衣小时候便爱赖在他膝上撒娇,他极偶尔的时候也会主动把小谢衣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膝上,那通常是小谢衣弄伤了自己,他哄他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其实挺喜欢这样亲昵的和小谢衣相处的时光,人们经常说得不到的东西总想让自己的下一代能得到,他觉得自己差不多就是这样,他给出自己未能得到过的来自父亲般的宠爱,然后在那样的时光里敞想了父慈子孝的美丽画面,最后的结果是惨淡收场。

 

沈夜拂袖,把傀儡甩落。再一次觉得自己该改改一旦心血来潮就不管不顾做些多余事的脾气,比如把快死的谢衣带回流月城,比如为了让谢衣活过来给瞳做成傀儡,再比如睡不着去把傀儡讨过来。

 

“不准发声打扰本座。”沈夜说完躺到床上闭眼睡觉,至于那个傀儡就趴在床下好了,只要不出声,他就当自己床下多出一具尸体好了。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