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刻

流月城建造日记(9)

登上矩木的第四十一天。

本座萎顿在祭坛上,看着漂浮在半空的昭明将本座一身浩瀚灵力汲取一空,剑心凝聚指日可待。失去灵力护体,寒气慢慢侵入本座肺腑,便只呼吸间就能感受到疼痛,然而本座却挺想仰天大笑三声,世间有形之物终会淹灭,但只要心念有生,便可使之存续百年千年。天意注定了这世间是属于凡人的世间,本座救不了不远将来神上们的神力衰竭,神形俱灭,也救不了上古各族的时转世移,消亡殆尽,本座唯一能做的不过祭出此身,做一次螳臂挡车的蠢事,助注定折损的昭明凝结剑心,期许此剑可断尽世间一切联结之能,寄望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它可斩天意无情,让神明的族裔血脉延续,让神明的传说得以流传,让神明的信仰不会绝断。

 

登上矩木的第四十二天。

本座昨天的自做主张被神上们罚关禁闭,司幽大人当时抖着手抱本座回寢殿的时候似乎是被本座灵力全无的样子吓坏了。女娲神上十分生气本座比伏羲神上还会折腾,连说当时真不该让本座保管昭明。伏羲神上则对着本座沉默很久,然后拍拍本座的肩说:你年纪也不小了,乘吾等这些长辈还在,把该办的事都办了吧。(O_O)?本座才一千四百多岁,和用万做年龄计算的神上们还有司幽大人比还很小呀。伏羲神上看了看本座充满疑惑的脸,转头同情的对司幽大人说:吾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而司幽大人用“你怎么可以这么蠢”的表情一脸血的看向本座。口胡。本座哪里蠢了,你是不是想打架呀┻━┻︵╰(‵□′)╯︵┻━┻。

 

登上矩木的第四十三天。

大概是身体还不适应没有灵力的感觉,本座发了次高烧,烧的迷迷糊糊的时候神农神上居然回来了。之后神上亲自给本座看病喂药,(ฅ>ω<*ฅ)神上真是太让人暖心了,本座更崇拜神上了。至于之后神上对伏羲神上,女娲神上,司幽大人阐述什么灵力虚泛,流月城寒气太甚,微感浊气之类的病因的时候,本座光一门心思惦记神上去了,没听明白。再然后,本座对神上的一片敬慕之心,居然还是没能抵过昏昏欲睡,等本座从睡梦里醒过来,神农神上又已经去下界了。还好司幽大人告诉本座,神上是去下界找能治本座病的药去了,本座心里才好受了点。但伏羲神上,女娲神上和司幽大人看着本座的眼神非常难以形容,在本座快被看毛的时候伏羲神上说要去城边给结界上个新补丁,女娲神上也说要去给本座做顿好吃的补补,本座一听,正想感谢两位神上的好意,然后婉拒,剩下的司幽大人已经闷声不响爬上本座的床,把本座抱住就不动了。好吧,一定是本座生病让大家担心了,本座拍拍司幽大人的背,他沉默的把本座抱更紧了。本座沉呤了一下,被司幽大人这种无声的安慰感动到了……才怪。(ー皿ー)还不放开本座,你没听到女娲神上说要去做吃的了吗?本座还不想盛年夭亡啊摔。

 

登上矩木的第四十四天。

今天一整天天气都反常的好,大家都觉得应该是补天有了成效,连伏羲神上也看起来心情挺好的说劳累了好几天,不如晚上去喝酒赏月,放松放松。大家听后都积极响应了,大批新酿的矩木酒被堆放出来,等到晚上炼炉熄火后,所有人都聚集到广场狂欢。虽然不如神农祭时那么有趣,但架不住伏羲神上比神农神上会玩会闹腾,大家热热闹闹的玩了大半夜,喝了很多酒,本座就算病体方癒控制了酒量,最后也觉得醉的厉害了。到下半夜的时候几乎人人都烂醉如泥,伏羲神上却又有了新点子,把近几个月留存下的五色石全堆了出来,然后神上的磅礴神力把如山般的五色石凝炼成一整块如冰晶剔透的五色玉,而平时从不和伏羲神上一起胡闹的司幽大人估计也是喝太醉了,这次居然把劫火也放出来配合着神上将五色玉从头到尾锻铸一番,最后的成品简直让本座想抢回家收藏起来当传家宝,可惜本座才看了一眼,五色玉就被女娲神上率先抢走了。果然女性就是喜欢这种漂亮又亮闪闪的东西。

 

登上矩木的第四十五天。

可能因为那天晚上玩太晚,着了凉的关系,本座又病倒了,再次烧的迷迷糊糊,睡梦里本座依稀都快看见三途川了。梦里最最不靠谱的是,本座居然还在三途川看到伏羲神上和女娲神上在吵架。本座一定是病糊涂了,伏羲神上根本没有这个胆子嘛,敢和女娲神上顶嘴的话肯定会被揍成饺子馅的。不过梦里的伏羲神上好有大神的气概,眼神深邃,表情威严,为他在表示讨厌女娲神上造出的凡人,这种没有神上应该有的博大胸怀时都增添了不少说服力。梦里的女娲神上脾气也好的出奇,被伏羲神上那样嫌弃了造物后居然也只是面露悲悯的微笑,还主动抱抱伏羲神上表达安慰。梦到这样有爱的神上们一定是本座快病傻的先兆,正在本座为自己要变成傻瓜担忧的时候,本座突然就醒了过来,先入眼的是窗外的天色正越来越亮,越来越亮,然后本座看见趴在本座床边,又憔悴不少的司幽大人。他对本座微笑,眼神却看起来很难过很难过。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