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刻

【七五】【清水】【龙猫】帝道(番外•何求)

李妃

再见我儿,已是总角之龄。通红脸蛋,小心翼翼执着短剑,跟随珏王爷练武。我犹疑半晌方上前,用帕子替他擦了额上汗水。

他抬了一双乌黑眼眸看我,微微皱眉,却终对我露出笑容。受益,我儿。娘亲想煞了你。抑下轻颤双手,我福身离去。

皇上驾崩,我被刘太后打发出宫。从此人各天涯,再无机会见到祯儿。只从张大人口中得知,祯儿已即皇帝位。

豆灯昏黄,我已时日无多。心中所挂唯有祯儿,因怕惹来祸事,只得拒了张大人秘带祯儿来见好意。一生原已如此,母子分隔,相见不相识便罢了。如何能在死前相认,叫祯儿从此自怨。

迷茫之际,我隐约听得耳边有人低声叫我娘亲。我睁眼,那人身上明黄衣衫晃的我只觉如在梦中。

“娘亲。。。母后。”

他有些哽咽,却依旧是我一生中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只是我不想他来看我,一个面黄肌瘦,风姿不在的老妇人。

我闭上眼,强忍泪水,低声暗哑恨道:“老身一生无子,受不起贵人叫这声娘亲。”

他沉默。只伸手轻抚在我脸上。他的手温厚,细致。暖暖的如先帝一般。他细细在我脸上描摹一边。静静低声道:“朕会厚葬…太妃。太妃安心去吧。”

他转身离去。无一丝拖沓,便是这决绝也如先帝。

我慢慢意识模糊,只心里默念,如此怨恨相向,他该不用再念着我这无用娘亲了吧。渐渐,我沉入黑甜。再无意识。

此生无憾。欣慰至此,复有何求?

 

展昭

我已无力再战,铁锈血腥弥漫,原本清秀山水如今不过一修罗场尔。玉逍遥也已浑身是伤,却仍护在我身边,低低咴鸣,不肯离去。

“。。。。只需知道,你仍在这世上某处,余愿已足。”

那是我离开汴京前夜,本为守疆之事,他却说出这样一句话来。我原以为我早忘了,却不想竟一直记得,我突然便有些想笑。

他终究是一国之君,天下之主。他终究是将白兄,以及更多其他兄弟谋算了去。他终究是不算赤诚,却仍一直好心待我之人。

“若留你的人只是赵祯。。。。你走罢。”

若只是赵祯。只是赵祯。

我挥剑,剑式名曰‘同归’。旦求同归黄泉路。

一式而力竭,不知乱寇是否得以败退,我只跪在地上,意识渐远。

皇上。赵祯。

只要展昭一息尚存,必为。。。。。。

。。。。。。护卫。。。。。。。

此生无憾。欣慰至此,复有何求?

 

刘后

我儿托生于李氏腹中,一粉团儿抱入怀内,暖暖软软,入我心间无限熨帖,此便是我儿,与李氏何干?

皇上早逝,我儿尚幼,臣子相欺,我自有吕武之能,怎可甘休?

听政时长,我儿竟开始懂了与我争斗的手段。虽显稚嫩,但依旧脱去雏茸,伸出利爪,蜕变为龙。这般成长,成器俱落在我眼中,如此心酸,如此心慰。

还政已久,我终要去寻先皇了。

张凌素慕李氏,待我儿如亲子。吾便不在亦可善护我儿。朝中有庞吉,襄阳有沈仲元,我儿自可坐拥大宋万里,安然无虑。

此生无憾。欣慰至此,复有何求?

 

真宗

刘娥,貌美聪颖,吾深爱之,惜相伴年余,仍未能有子嗣。始抱养李婢所孕子,作吾二人所生。

后吾病重,朝政难支吾,娥颇贤能,从旁辅助,便百年后,受益尚幼,吾也可安心。唯臣弟珏,将帅之才,吾若不在,娥必不容。

借如帽故,削其兵,禁于襄阳,旦有护城甲,以弟之能必可得保全,一生无忧。

吾终不负兄弟信义,夫妻情深,父子天伦,家国重任。

此生无憾。欣慰至此,复有何求?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