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刻

流月城建造日记(6)

登上矩木的第二十六天。

司幽大人眼神非常奇怪的看了本座一天。哼哼哼,被本座昨天连夜改好的衣服震惊到了吧,这回衣服变成束腰贴身款式,黑色七尾摆也改成了白色长肩带设计,这下就算带了面具也不会再随便踩到啦(*ˉ︶ˉ*)。可是自从不会经常绊倒后,本座才注意到这个舞蹈动作感觉怎么那么怪呢?为什么本座老是在被搂腰?为什么最后嘴还要被亲一下呢?本座很疑惑的问了出来,司幽大人耐心的解释说这个舞蹈是表达了神农神上对世间所有生灵拥抱爱护的意思,最后的亲吻则代表来自神上的祝福,至于为什么一定要亲嘴,因为本来是要亲额头的,但是面具太高,分不清额头的位置,直接亲露出来的地方方便。本座听了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但仔细想想好像又蛮有道理的,所以本座也就不纠结啦╮(╯▽╰)╭。

 

登上矩木的第二十七天。

祭典非常的热闹,大家围在一起喝酒,唱歌跳舞,神农神上让城里的植物在冬天开出了繁花,把矩木城装点的美伦美奂。伏羲神上把白日变成黑夜,叫大家把五色石的边角料用灵力引燃投向空中,天上就出现了大朵大朵五光十色的焰火。本座和司幽大人的舞蹈得到了神农神上的好评,神上赐下一对黄金指戒给我们,本座强压住把司幽大人手上那个也抢过来的冲动,把指戒带到了左手中指上。等司幽大人也带上指戒,本座又从族人们的脸上看到了“画面高能,眼睛好闪,求放过”的奇怪表情。虽然本座确实很好奇族人们的表现,但司幽大人说要一起去高一点的地方看焰火,本座还指望把另一个指戒弄到手呢,就先暂时放过他们好了。

 

登上矩木的第二十八天。

本座和司幽大人的双人舞评价很高,被大家一致同意作为以后神农祭上的保留节目。原本伏羲神上还想抢祭典命名权,本座跳舞是给神农神上看哒,才不要在伏羲祭上跳呢,司幽大人听说后很贴心的去说服了伏羲神上,之后每次跳完舞本座都能看到伏羲神上满脸怨念的注视着司幽大人,然后边数着手里的花瓣边念叨:女娲今天醒过来。女娲明天醒过来。司幽大人也总是很好心的安慰伏羲神上说女娲神上到春天就会醒过来了。

 

登上矩木的第二十九天。

虽然女娲神上冬眠了,炼炉也成了神上的抱枕,不能开工,但本座从不偷懒,每天都兢兢业业的和司幽大人去下界勘察五色石原料产出情况。有时候忙的太晚,我们就直接宿在下界。每次这个时候,本座都能觉出在家千日好,离家一日愁来。原因在于本座认床(´Д`)。于是本座只能仰望天空,看着天上皎皎明月,的旁边,那个红色圆球。伏羲神上的结界原是金色的,靠近看是蓝色的,远了看是红色的,伏羲神上对结界代码的研究当真深不可测。矩木城里现在一定还在欢腾的过神农祭吧,大家一定都喝的醉熏熏的了,伏羲神上一定又开怂恿大家干脆直接烧五色石当焰火算了,还好可靠的神农神上会阻止伏羲神上。本座困的迷迷糊糊的决定下次一定要把床带上再来下界,然后就被司幽大人搂着去强制睡觉了。

 

登上矩木的第三十天。

今天依旧需要留宿下界,本座在司幽大人怀里滚了八百圈也还是睡不着。于是司幽大人搂紧本座的腰说趁着本座睡不着,不如来讨论个很严肃的问题吧。接着司幽大人就开始很学术的阐述起有关于矩木城的正式称谓问题。司幽大人说:由神农神上以矩木为基,女娲神上亲自督造,伏羲神上置办结界,他与本座共同设计城市全景,烈山部倾尽人力物力,这样一个集天地大能,汇各界灵气于一体的天空之城怎么能那么简单的以矩木城这么庸俗普通的名字来称呼呢?太对不起神农神上改造矩木的一片苦心了。听闻此言,本座如醍醐灌顶,又如朝闻道,夕死可矣,不由虎躯……本座看看自己的身板,罢了,身躯一震,说到:那就叫神农神上之城吧(๑•̀ㅂ•́)و✧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