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刻

让我们来一发人鱼的脑洞吧(7)

“我是走高精尖黑科技路线的祭司(技师),不是专做玩具的傻白甜,想要偃甲玩具你可以去找你家徒弟。”

白头发祭司坐在轮椅上一边继续调试烈山部黑科技——人形AI(大陆人称活傀儡),一边语调平稳,言词犀利。

 

“本座知道。”

沈夜对于白发瞳的吐槽并不在意,反而很有兴趣的看着他调试那具傀儡。

 

“那么。。。。。。。。”

瞳斜斜瞟过去一个,满含希望大祭司能走开,不要妨碍自己工作的眼神,可惜被脸上的面罩挡住了。

 

“那么你什么时候能把东西给本座?”

沈夜从善如流的接上话题,没有表情的脸还是严肃又认真的样子。

 

“。。。。。。。。。。明天。”瞳几乎想要对他翻白眼,只是想着对大祭司这么干实在太不恭敬,最重要的是有面罩在那里,大祭司也根本看不到这个白眼。但叫他放弃表达自己的不满又有点不甘心,最后突然想到自己确实有个可以给他出气的好东西,一只正停落在调试台上的偃甲鸟。瞳对它伸指点了点,木头鸟自动张开嘴,吐出嫩嫩的童音。“夜夜。”

 

“。。。。。。。。。瞳,你恨我。”

沈夜有些幽怨的横了瞳一眼,那条人鱼娃娃也就算了,你好歹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能不能别总是看他笑话。

 

白发瞳终于身心舒畅,随意的拍拍手,又掸掸原本便很干净的衣服,转过轮椅面对沈夜勾了勾手指。沈夜愣了下,继而俯下身靠向瞳。

 

“不错。尊上的发质依然很好。”

瞳捻住沈夜的一丝头发,黑色发丝虽然细却很韧,他由衷赞美了下,在沈夜正不解的时候突然用力,那丝头发便被拔了下来卷曲在他手掌里。

“好了。有尊上的头发作为灵力枢纽,保证玩具可以运行300年,尊上明天来拿就行了。”

瞳对着沈夜挥挥手,赶他离开。

 

这算是自己被欺负了么?对于不能做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沈夜觉得很遗憾。刚要告辞时,一道响彻天际的悲愤声音由远及近,终于让沈夜一向没什么情绪的脸上隐隐露出一丝要破功的样子。

 

“瞳——!!!你太过分了,那是师尊的头发啊啊啊!!!我都从来不舍得碰一下的啊啊啊!!!”

 

沈夜此时真希望自己年前没有一时脑热,年纪轻轻就收了徒弟。徒弟全是债啊,全是来讨债的。

“谢衣。”沈夜刚想转身训斥神殿之中不得喧哗,就被人大力冲入怀中,搂住了腰。

 

沈夜低下头的同时他那十一岁的弟子正抬起头,虽然2人之间隔了层面具,没有发生什么眼神深情相对的小言剧情,但诡异的沈夜就是能莫名接收到那种我家师尊被人轻薄,弟子无力为师尊报仇,师尊不要想不开,你还有弟子我来安慰的奇怪脑洞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夜慢慢深呼吸了一下,及时挽救了自己可能要龟裂的脸,然后伸手拽着谢衣脑袋后面那条荡漾的十分欢乐的小辫子把他从自己身上拉开。

 

“师尊~~~~~”十一岁的小孩子用你无情你冷酷你怎么可以拉我小辫子不让我搂腰的控诉声音,继续攻击自家从来都是严肃认真的师尊。

 

“不要对主人动手动脚,要和主人说话就站在3米以外。”

就在沈夜想要再接再励,好好训一顿谢衣的时候,谢衣那条宝贝小辫子又落入另一个人的魔爪,一个和谢衣声音发型一模一样,却没有那么多欢脱声线,佩戴面具的小孩从谢衣身后闪了出来。

“初七见过主人。”

他先是拽着谢衣小辫子,努力把谢衣拖到3米外后,才对着沈夜恭恭敬敬的行礼。

 

“初七。你真讨厌,把我头发拽痛了。”谢衣揉着头,声音十分幽怨。

“别以为有主人在,我就不敢砍你。”初七握住自己手上的小孩专用小唐刀,很有拔刀就砍的架势。

“谢衣。初七。不许在大祭司面前无理。谢偃见过大祭司。”又一个声音发型一模一样,也带着面具的小孩从后面冒了出来,不过明显他的年龄比另2个大上一点,行事沉稳的多。“在下新作诗一首,望大祭司指正。‘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啊啊念诗多无聊,师尊我们来玩猜猜看好不好?”谢衣的声音越来越欢乐。

初七的模样很像是想继续维护主人,可是孩子爱玩的天性似乎向谢衣倾斜过去。

在听了谢衣的话后继续保持微笑状态的谢偃,看起来特别用心险恶。

 

看着眼前3个突然安静下来,齐齐仰头看向他的弟子,沈夜觉得自己可能再也不能好了,他虽然知道自己的弟子是同胞3兄弟,但3只一模一样的谢家毛孩子同时出现的时候对他的脸盲症冲击力太大,让他很想找张桌掀一掀。

他按按一抽一抽的额头,最后决定什么也不说了,眼不见心不烦,他一挥衣袖,1个传送阵出现在3个弟子脚下,3个还想着玩猜猜看的孩子看着突然大放光华的脚下愣了愣,之后很快便被传送出了神殿,只来的及留下不甘心被打发走的叫喊声余音袅袅。

 

“主人不要离弃属下,属下可以和他们2个断绝兄弟关系的。”

“初七你太过分了,你没听过兄弟齐心,齐力断金吗?当然我不是要断师尊。”

“惹大祭司生气,回家罚你们面壁,不准吃饭。”

 

沈夜环顾重新安静下来的神殿,有点松一口气的感觉。只是为什么他这样严肃认真的人教出的谢衣却吵吵闹闹,像个熊孩子。可是初七作为有天赋的武者却被他培养的像得了自闭症,而没有受到多少指导,全靠自学的谢偃反而沉熟稳重。沈夜深刻反省自己可能真的不适合做老师这个职业,而且只要3个谢家熊孩子聚在一起就喜欢和他玩师尊猜猜我是谁,他脸盲好吗?脸盲不是他的错,这完全属于历代大祭司遗传好吗?和他玩猜猜看很好玩吗?然后再想到谢家3兄弟10年后才能出师,猜猜我是谁的游戏注定了要玩上10年,他的头就更疼了。

 

“尊上记得按时吃药,哪怕脸盲症再顽固也不要放弃治疗。”

瞳对沈夜的现状实在喜闻乐见,不介意在背后暗戳戳补上一刀。

 

“。。。。。。。。。你们都恨我。”

沈夜表示他只想做一个安静的脸盲症大祭司,可为什么身边都是这种喜欢神补刀的队友,以后还能不能让他好好的对着神像冥想(睡觉)了。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