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刻

让我们来一发人鱼的脑洞吧(4)

在大陆北方是千里冰原,那里气候严寒,春夏短暂,冬季却格外漫长,草木难生,于是生活在那里的烈山部人开采巨石建起高大的城池抵御寒冷,巍峨的神殿与皇宫屹立在冰原靠海处的陡峭悬崖上,显得孤高不群。

对于这种建筑方式,烈山部现任族长沧溟表示,这样不好,真的很不好,晚上睡觉的时候经常被海浪拍击崖壁的声音打扰,导致她长期失眠,不得不白天也在寝殿睡觉,最后大陆上流传她因为太貌美受到诅咒,变成睡美人什么的简直是醉了好吗?大陆上那些人的脑洞为什么总是能开那么大。

 

在沧溟过着每天补觉的生活的时候,烈山部以侍奉神明为主要生活重心的紫微大祭司则表示,神殿的位置很好,非常好,海浪的声音多么让人心平气和,总是能够使他快速进入冥想(睡眠)状态,省得去看一堆五官不明的祭司和族民,要把他们一个个分辨出来简直太难好吗?你们都没有脸,要他怎么认的出来啊摔。

为什么是五官不明?烈山部的紫微大祭司可是终身以侍奉神明为目标的人,自然培养方式与众不同,最为首要的一点就是不可沾染世俗,这个世俗包括了不能食用普通食物,不能穿普通衣物,不能佩带普通饰品以及不能看除了神像以外的普通面孔。

于是烈山部不论什么身份,要见大祭司时都必须带上面纱,不可以露出世人的脸来沾污大祭司只注视神明的眼睛。也因此,大陆上的人都公认烈山部紫微大祭司是尘世间最接近神明的人。

只是问题还是来了,烈山部每代大祭司都有人脸识别困难症,他们连自己亲人的脸都不怎么认的出来,据说当代紫微尊上小时候在神殿群中迷路时正巧迎面遇上前任紫微大祭司——他亲爹,而他们2人居然完全没认出来对方是谁,结果等神殿低阶祭司们找来的时候,发现2人正凑在一起兴致勃勃的探讨怎么在日常生活中解决脸盲症带来的不便。

问题不止如此,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每代大祭司们都成为了完全无法治癒的重度面瘫患者,面瘫的程度直追他们日日夜夜注视的神明雕像,最后大陆上所有的人都认为紫微大祭司无论人世悲喜都不为所动像极了神明,果然不亏是世上最接近神明的人。所以说,每代烈山部大祭司内心里都觉得,当大祭司难,当烈山部大祭司更难,当一个只能看神像的烈山部大祭司尤其的难。

而这一代的紫微大祭司沈夜可以告诉历代前任们,当一个族长整天睡觉,所有族中事务都要他来处理,每天都要接见无数没有脸的官员,而他还做不出什么表情的大祭司真是难上加难。

 

所以当沈夜今天独自离开神殿,到海边散心的时候竟发现了一条人鱼宝宝,并且平生头一次感觉另一个生物长的挺可爱的时候,他都被自己震惊到了好吗。不过这条小人鱼为什么要把自己团成一个圈,尾巴尖含在嘴里,而且因为含了好久的样子,整个肉呼呼的身体都开始发僵,大眼睛里也含了一泡泪,样子说不出的可怜。。。大概还有可笑。

沈夜想了想,确实应该算是可笑,他调整了下自己的嘴角角度,露出一个像是笑容的样子。然后他看到小人鱼宝宝似乎被他吓到,身体更僵直,眼泪也快流出来的时候,他重新恢复了自己面无表情的日常状态。

 

很好。人鱼娃娃放松了一点,不像之前看到可怕东西的样子了。

沈夜默默的想着,一边弯下腰把夏小鱼拎起来。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