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刻

让我们来一发人鱼的脑洞吧(3)

今天是人鱼族里重要的蚌母狂欢节,所有人鱼都早早的起床忙碌起来,无数美丽的珍珠,珊瑚,珍贵的蛟泪,蛟绡被堆积到蚌母身边,大大的白色蚌母正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使整个人鱼之国显得像是梦幻国度一般。

 

夏小鱼乖乖的被夏爸爸抱在怀里,因为蚌母的光芒而温暖起来的海水从他的小鱼尾旁流过的感觉很奇妙,好像每一块鳞片都不约而同的微微打开,接受海水的抚摸后再一起闭合上,然后水流带来的关于蚌母的许多模糊信息就被他感知到了。

夏小鱼搂住夏爸爸的脖子,眨着大眼睛,奶声奶气的问夏爸爸:“爸爸,蚌母好像很高兴。”

夏爸爸摸摸儿子的小鱼尾,小人鱼的尾巴滑溜溜的,再配上夏小鱼萌萌的娃娃模样,夏爸爸被自家儿子萌的整个心都快化了。“蚌母120年的孕期到了,人鱼族又要返回一个族人,蚌母自然会很高兴。”

“新的族人吗?”夏小鱼想到又可以看到一张新面孔,也开始高兴起来。

 

“是族人。但不是新哦。”

清和懒洋洋的被大黄驼着走过来,蚌母狂欢节必须要族巫出席,他真的好想念自己那张珊瑚大床啦。

“掌天下水域之神曾说过:凡陨于水中之灵,必也将重返水中。所以蚌母孕育的人鱼必定是曾经离开我们的族人。不过小夏夏,你一定要记得哦,人鱼不可以受伤,一点点伤也不可以,就算只流了1滴血,那滴血也会返回蚌母中,120年后就又会生出一条一模一样的人鱼了。”

清和十分有族巫风范的一脸神棍样,教导自己这只胎生没常识的小弟子。

 

夏小鱼歪着脑袋想了想自己万一受伤流血,120年后蚌母吐出无数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的小人鱼就莫名惊恐起来,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老师问到:“那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清和难得来了精神,从大黄背上坐起来,一把抱过夏小鱼,揉着夏小鱼那张小脸说。

“笨徒弟,用嘴巴把伤口含住,不让血流进海里就好啦,是不是很简单?”

 

夏小鱼认真想了想,用力的点点头,崇拜的看向自己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老师。

 

‘要让蚌母重新孕育一条人鱼至少要流光全身的血啊,你那样骗自家徒弟,你家老师造吗?’

大黄和夏爸爸心里同时怒吼。

(前任族巫:。。。。。。。。。。。不造,不造,表拿清和那混小子的事来烦我。)

 

“好啦,自己去玩吧。”

清和揉红了自己弟子的小脸后把夏小鱼放到地面上,一边招呼着夏爸爸一起去做狂欢节的准备去了。

 

大家都在做事,只有夏小鱼太小了,帮不上忙,于是他慢慢游到蚌母身边,拍拍厚实的白蚌壳,蚌壳看着有点粗糙,摸上去却像玉石一样又细腻又光滑,蚌母被夏小鱼的小胖手轻轻拍打的时候白色光芒也调皮的一明一敛,感觉在和小人鱼玩耍,夏小鱼没来由的就觉得和蚌母很是亲近了起来,整个人往蚌母上趴去,像是趴到了一张暖融融的大玉床上一样,夏小鱼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很快就真的睡过去了。

 

等夏小鱼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不知为何竟被水流卷着一路送到一片乱石海滩上,有些惊慌的同时夏小鱼想着,只要时间长一点,大家一定会发现他不见了来找他的,现在比较重要的事情是他的鱼尾尾尖被乱石刮出了一道口子,水蓝色的血渗出来快流到海水里去了。夏小鱼看看自己湛蓝色的小尾巴,鼓鼓脸颊,深深吸上一口气,把肚子吸进去,然后。。。。。。。

 

“竟是条人鱼娃娃么?”

 

夏小鱼被一个突如其来的低沉声音吓了一跳,然后他被罩入一片阴影里。


===============================

我到底是有多喜欢这种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梗啊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