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刻

这是个蛇精病了的脑洞,不适者勿入(完)

老子昨天又和沈夜那个混蛋打了一架,最近这架打的有点频繁,云小子已经受不了我们两个不知躲哪儿去了,大概和他上次说的那个呆桥上发汤的大美人作伴去了。

 

反正该打听的已经都打听完了,族人现在被下界人管制在岛上不得随意出入,但至少不用再时刻面对死亡的威胁,生活总算比在流月城好些。只是烈山部人寿数格外长久,招了人眼红,刚到下界生活的时候被不少别有用心的人拿捏,如今干脆窝在岛上也挺好。

 

老子后来想起来高阶祭司里至少还有一个被沈夜给保住了命,明川那傻货现在应该也快从冰块里出来了,只要他回烈山部,那族中的武力就可以大大提升,不再是任由下界人拿捏的软柿子。

 

老子走上桥,那条桥后的阴间道看起来也还不错么,云小子说上了阴间道可以遇见还没转世的最亲最想见的人。老子这辈子没妻没子的,也就只有老头子最亲,但那么多年老头子估计早投胎不知道几回了,这条路看起来也就只有老子一个人走了。可惜云小子不在,不然还可以多谢他这几百年的照顾。

 

沈夜还是老样子装根木桩子,老子也不理他,老子和他的恩怨差不多已经骂完打完了。

 

“贪狼祭司要走了?”

 

话说的那么寂寥的样子在配上他那张脸,啧啧啧,脸长的好的人就是占便宜。不过反正老子和他最多也只能算仇人,脸长再好也白给,所以老子很得意的把自己的去处告诉他。

“老子要回烈山部去,就不在这里碍尊上的眼了。”

 

其实都在这里一起呆了几百年了,谁还不知道谁啊,沈夜他戳这儿这么久一开始确实是和老子一样为了打听烈山部的事,后来么,他之所以一直没走完全就是他丫的根本看不到自己要走的路,过桥容易上路难说的就是他这种看不到自己未来的人。

 

“如此也好。”

他挺淡定的看我一眼,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子觉得他有点羡慕老子的意思。

 

老子最后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才不要告诉他老子总能看见他脚底下有条路就和阴间道连着,那条路上一直影影绰绰有几个人影在等他,老子拿鼻子哼一声,昂首挺胸的踏上阴间道,黑漆漆的路也不知道地上有没有坑?不过无所谓了,老子生前没能见到烈山部迎来新生,至少转世了一定要回烈山部,去看一看烈山部的未来。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