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刻

这是个蛇精病了的脑洞,不适者勿入(9)

感觉再写下去我的沈大大粉证要保不住了。下章完结好了。

======================================

老子从没想过,等了几百年后从烈山部人那里打听来的会是这么一句。

 

留在流月城的所有人,都是暗杀沧溟城主、矫城主之令媾和心魔的逆贼。

 

老子眼睛血红血红的看着沈夜,他倒是很淡定,那张死人脸上还显出些若有若无的笑容来,一向淡漠的眼神里竟也透出丝安心释然。他转过脸瞟了老子一眼,那模样还是一如既往的讨人厌。

“贪狼祭司可是要向本座寻仇?”

 

“寻仇?老子确实要寻仇。不过不关老子的事。这仇是寻给死在流月的祭司们的。”

 

“前任大祭司原本想选七杀做继承人的选择一点也没错,你哪怕有了神农血的强大力量,也依旧还是个自以为是的蠢货。”

老子看着沈夜重新变得面无表情的脸嗤笑一声,老头子当年很是告诉了老子一些秘闻,只不过老头子说这些旧事给老子知道不是用来显摆的,那只是用来教育老子的罢了。

 

“老子的师尊全家都死干净了,要不你以为那时候轮得到你进矩木去?要不是那时候还没有老子拜进师尊门下,你以为老头子最后会进言前任大祭司让谁进矩木?老头子死的时候说给老子最后一句话,大祭司做的一切全是为了烈山部,你要好好为大祭司尽忠。”

 

老头子一生都相信烈山部尊贵无比的大祭司一定会带领烈山部寻到生路,哪怕前任大祭司死后,继任紫微尊位的沈夜摆明了不信任他,他也根本不在意,到死也要老子好好听沈夜的话,老子自认全照办了。身为生灭厅副主事,老子辅佐最讨厌的整天只知道玩偃甲,不好好干自己本分的小白脸谢衣。蓝合那个蠢货挑拨老子去争大祭司之位被老子三言两语打发了。沈夜要杀老子,老子乖乖被杀了。

老子要早知道最后是这样一个狗屁结局,老子还装什么窝囊,试探什么矩木,老子直接冲下界大杀特杀一番,把下界那些混蛋修仙门派搅他个天翻地覆,血流成河,最后再去和那个魔族同归于尽不就完了。

 

“你特么有本事最后把所有的事全栽老子头上啊,你有本事把那些祭司全保下来送下界啊,老子那么大个背黑锅的你特么当看不见,偏偏要把那些祭司全搞死了名声也搞臭了你就能死也安心了?”

 

老头子教过老子,既然做了贪狼祭司,那些好听的虚名也就无须在意了,但你可以被所有人恨之入骨,除之后快,只有一样不能忘记,你是烈山部的贪狼祭司,你再坏也是对外人坏,再狠也是对外人狠,只要烈山部需要,你就算永远钉在耻辱柱上被诅咒不得好死,也要让烈山部记住,你没有背逆过自己的部族,你永远是烈山部最值得信赖依靠的贪狼星。

 

“老子一直等着呢,等着你特么和那个不知道是什么鬼的魔族合作完了把值得信赖的老子推出去顶罪呢。”

 

老子几百年都没流过眼泪,哪怕老头子走的时候老子也没流过,可现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老子就是忍不住要哭,真特么操蛋。

云小子本来见老子又和沈夜吵起来想上来劝来着,现在看到老子那么丢脸的哭出来都吓愣在那里了,老子真操了,不管怎么拿手抹都特么止不住,这种怂样居然给沈夜那个混蛋看到,老子以后还怎么活?不对,老子已经死了。老子一定是太伤心没能把逆贼的名头抢到手才哭出来的,玛的,老子才不是给那帮留在流月城最后战死的傻货们哭呢。

 

“那个逆贼的名头难道不该是老子一人独享的么?让那些人全好好的活下来啊,好不容易能在流月城那个破地方活下来,有资格被选进神殿修习灵力,成为祭司,那就都好好的活下来去下界保护其余没有天赋的族人啊。”

 

“。。。。。。你不明白。”

沈夜黑着脸,本来已经打算等风琊骂完再把他揍到晕一次,可风琊居然出人意料的突然就哭了起来,他愣了片刻,最后竟想到风琊其实和谢衣是一样大的,如果不是曾经那阴气沉沉的模样,他其实也就是个孩子而已,而很多事孩子都是想不明白的。

“……到了那个地步,总要有人付出代价……否则,下界修仙势力怎能善罢甘休,龙兵屿的族人们又怎能安居乐业,那这百余年来的惨烈牺牲,岂非全都毫无意义……”

 

老子本来是真伤心,可听了他的话都快被逗笑了,老子平时是不愿费脑子,可老子不是白痴,投放矩木枝到下界之事进行的如此隐秘,规模最大的一次也借助了下界两国交战之机,更何况矩木乃是城中独有,下界人不可能知道来历,而千万年来连神农神上都早把流月城遗忘,下界人怎么就能那么容易在百年内就追查到烈山部的存在?

流月城里百年之内知道其中详情,又逃往下界的人只有一个谢衣,如果不是他向下界透露口风,烈山部的谋划怎么可能被外泄出去?

如果直到最后下界人都不知道流月城的存在,烈山部迁往下界后隐居一隅,又哪里需要拿那么多祭司的命来付出代价?

 

全是因为谢衣。

叛逃百年后才被沈夜击杀,呵呵,全流月城最强大的大祭司怎么可能无用至此,明明就是不舍得他的弟子,老子身上的鬼气暴涨起来,双手化成久违的镰刀模样指向沈夜。

 

“为烈山部去死的人你全不在乎,为下界人去死的人你却当个宝贝,老子真特么后悔为你这种人尽忠。”

 

=============打斗跳过=============

 

这次老子很耐操的和沈夜对着干了2柱香,最后搞的鬼气反噬,差点变阴尸。要不是云小子适时援助,而沈夜又狠心下了重手打断老子的强撑,老子大概要散魂。不过最少老子算是从狂暴状态里冷静了下来。

 

“下界人自己为了钱财,土地在那里打生打死,他们这么做没错。我们为了活下去杀人被杀就活该最后全套上个逆贼名头给下界人看,呵,你真善解人意。可老子不需要,老子就是个恶人,老子从没为自己做的事不安后悔过,我们都不是逆贼,我们为烈山部存亡而杀人,也为烈山部存亡而被人杀,老子为此自豪,你带着你那些愧疚和你那个蠢货徒弟一起滚去投胎做下界人去吧。”

 

老子缓下身上的鬼气,咬牙切齿的盯着沈夜的眼睛,慢慢说到。

 

“你们都不稀罕烈山部,老子稀罕,老子玩了命的稀罕。下辈子别让老子再在烈山部里看到你的宝贝徒弟,否则老子一定会忍不住弄死他。”

 

老子从来没有这一刻这么明白过老子原来是那么适合做贪狼祭司的,早知道这样老子当初去拜个屁的沈夜为师,虽然他最后也没看上老子,不过老子想了,要是下辈子还能遇上老头子,老子扒着他裤腿也一定要再拜到他门下去,这世上只有老头子才当的起老子叫一声师尊。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