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刻

这是个蛇精病了的脑洞,不适者勿入(8)

时间过的太快,也可能是太过无所事事,反正老子已经在这里把当年那几个和流月城做对的臭小子都踹过桥了,特别是那个一头卷毛的臭小子,踹起来真爽,可能和他是谢衣的徒弟有关,反正老子就是个小心眼。

 

泥地里确实没有桥上舒服,不过老子就是不愿意和沈夜呆一块儿,当初看他板着个苦大仇深的脸,对着那个卷毛小子叫徒孙异老子就觉得浑身不爽快,一个叛徒收的弟子,这个弟子还间接毁掉了流月城,啧,也就沈夜还会认下做徒孙,要是老头子的话,就算一身技艺就此断绝,也不会把个叛徒的弟子放在心上。老子真想学那个魔族呵呵沈夜一脸。

 

不过反正沈夜现在整天就戳桥上装根不动不说话的木桩子,老子也犯不着管他。现在老子已经鬼气大成,看起来就是个面色红润有光泽的大帅哥。当年感染魔气什么的真把老子给坑苦了,特别是练了阴尸后老子一脸的阴森森,简直不能忍,怎么说老子好歹以前也是个面相过的去的有为青年,当然和谢衣那个软蛋小白脸比还是有点差距,不过老子又不是靠脸当贪狼祭司的。

 

现在每天没事和云小子吹牛扯皮,听听各种下界趣闻,只要能忽略那根沈木桩,日子倒也过的快活。就这逍遥日子大概一过就是几百年吧,直到今天一大早老子居然看到有个烈山部的死人踏上烂泥地了。

 

和几百年前大多是盛年而亡的烈山部人不一样,这次的死人居然是个老太婆,多不容易啊。当年送走老头子的时候老头子也不过只能算是中年,现在老子居然看到个死了的老太婆。神佑我烈山部。老子跪在泥地里虔诚的念祷词,目送眼前这个老太婆颤微微的慢慢走上桥,走进阴间道。

 

特么的。老子一时太激动,忘记把那个老太婆拦下来问问烈山部现在怎么样了。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