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刻

这是个蛇精病了的脑洞,不适者勿入(7)

老子才不要理那个狗屁沈夜呢,老子就算天天蹲在烂泥地上也不想回头去看站桥上的沈夜。就让他在那里天天摆庄严肃穆的大祭司架子好了,反正现在也和老子没多大关系了。老子的师尊可比他好多了,就算常常把老子当沙包锤,也比那沈夜溺爱徒弟的好。

 

“别站老子旁边来,滚回桥上去,见你的死人样就烦。”老子骂完走下来的沈夜继续在泥坑里好好蹲着。

 

“。。。。。贪狼祭司为何还在此处?”

 

哟。真少见。当初一句话不恭敬就能打趴老子的沈夜今天吃错药了吧?居然那么温和的和老子说话。

老子翻个白眼。“关你屁事。”

 

。。。。。。

 

“沈夜。老子不打你不是怕了你,你特么把你那破剑从老子脖子上拿开。”

 

老子趴回泥地上,恨恨瞪一眼又返回桥上的沈夜,下定决心,老子一定要勤加修炼那个破鬼气,总有一天要把沈夜给揍翻。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