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刻

这是个蛇精病了的脑洞,不适者勿入(5)

本文是从风琊角度出发写的,所以可能有人看了会不喜欢,所以在开头再提醒一下,不喜欢的勿入,勿入,勿入。

========================================

等云小子把老子从沈夜手里救出来的时候,老子差不多已经可以再走一遍阴阳路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老子的错觉,沈夜把老子身上鬼气修炼出的那层掩饰打掉后,好像落在老子这七零八落身体上的攻击稍微少了那么一点点,不过接下来的攻击全特么落在老子唯一完整的脸上了。

 

“别拉着老子。老子一定要揍死他。”老子被云小子拎着领子,全身瘫在地上。

 

云小子陪着笑把老子向他身后拖了拖。“风兄打一来就下桥呆在泥道上,这不是痛迷糊了么。还请这位。。。仁兄别和风兄计较。”

 

云小子挡在老子身前,害老子看不到沈夜现在的脸色,不过不看老子也基本知道,他肯定是微微仰着脸,面无表情,挑着眉毛,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还好神农像的脸没长成他那样,不然老子是怎么也拜不下去的。

 

“痛迷糊个屁。”老子从云小子手里挣出来,输人不输阵,就算老子现在就一骨架子,也起码要撑出大螳螂。。。啊呸,镰刀手的霸气来。“沈夜。不管实力,权谋,哪怕就是心狠,流月城里确实没人比的上你,你做大祭司,老子嘴上不服,心里是服气的。”托把下巴,特么个混蛋沈夜,差点把老子脸打歪了。“可你不该让那群毛头小子们祸祸了那些低阶祭司,城里最后数的上的高阶祭司居然也十不存一,你特么是想毁掉整个烈山部吗?”

 

老头子一辈子跟着上任大祭司一条道走到黑,全家都特么被该死的浊气祸害了,就剩老子一个弟子呆跟前儿,知道老子不待见谢衣,老头子就每天放任老子去找谢衣麻烦,明面上似乎是不给现任大祭司沈夜面子,说到底不为别的,贪狼这位置本来就该招人恨,到了必要的时候才好被推出去顶黑锅。既然结局已经注定,过程怎么样也就无所谓了。哪怕就是老头子本身,全家都死干净了,也没见有人同情过。可就算这样,老头子心里唯一的念想不过就是可以让烈山部的人能多活下来一些罢了。

 

可现在,全特么被沈夜搞砸了。老子当时为什么就那么死了?没有愿望?见特么鬼去吧。老子那时是以为到了该背黑锅的时候了,贪狼祭司再怎么不招待见,那也是高阶祭司之一,普通小事也轮不到拿贪狼顶缸,那时谢衣说是大祭司下的格杀令,老子当然以为该是下界的修仙人来讨说法了,自然要给个够分量的来抵罪。现在看来,老子全特么白死了,早知道沈夜这混蛋要拿大部分祭司全顶了缸,老子说什么也不该死,爬也要爬回流月城,等那帮毛头小子打上城的时候就算咬也要咬死他们。

 

“屁的赎罪。想活着算个屁的罪。老子总算是看出来了,不止你那好徒弟是个白眼狼,你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子心里那个恨,原本被打的有点瘫的身子也觉得有劲儿了,一咕噜站起来,指着沈夜鼻子就开骂。“你觉得你对不起下界人了是吧,你觉得你要负点责给下界人消气是吧,你觉得你得赎点罪是吧,所以光死老子一个不够了是吧。你觉得不够你特么说啊,押着老子去下界人面前活剐了老子啊。你非不声不响的弄死了老子这个正牌背黑锅的,再大张旗鼓把其他祭司全折进去你就舒坦了是吧。”

 

“全烈山部最可笑人的就是雩风和你那好徒弟谢衣。整天抱着神裔身份不放,根本看不清烈山部算是个什么。下界人在我们眼里是蝼蚁又怎么样,他们总能好好活着,我们除了天生灵力强大,本身活的就连群臭虫都不如,就只有雩风和谢衣,还觉得自己身份高贵,一个不把下界人放在眼里,一个死抱着神裔身份慈悲高贵,全特么是蠢货。能教出谢衣那样蠢货的你也是个蠢货。”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