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刻

这是个蛇精病了的脑洞,不适者勿入(4)

所以说什么生前执念太重,修行有成,那全是骗死人的。老子执念不重,修行也只算还成,不是一样能半路醒过神,现在可以又一次被沈夜那傲娇打趴在烂泥地上。

 

他双手笼在袖子里,依旧腰背笔挺,庄重肃穆,只是心口一个大洞,肩膀那也塌了一块,左边袖子里不断有血滴下来,身上祭司服也灰蓬蓬的,真是难得一见的狼狈模样。老子咧咧嘴:“尊上难不成是被那帮小子用垃圾砸死了。”老子翻身,脸冲桥趴好,不想再看他那高贵冷艳的样儿。“至少死的比老子好看多了。”

 

沈夜向来看老子习惯用鼻子,所以他一声不吭打老子身边走过,往桥上去的时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老子也不愿理他,活着的时候听他的那是没办法,反正现在大家都死了,还看他脸色干嘛。

 

看他慢慢走到桥中央,差那么一步就要跨过去的时候,老子有点憋不住了。“烈山部怎么样了?”

 

他停下来,也不回头,就这么一个背影对着老子。原先的惨样在走上桥后已经慢慢回复了以前完好的样子。那背影怎么看怎么像他当年收徒的时候没选老子转头走开的死样子。啧。还好只要他答一句话,然后继续走他的路,以后老子就再也不用看见他了。

 

“贪狼祭司为何还在此处?”

 

“老子高兴呆这儿。”老子翻翻白眼,你又不是老头子,管老子爱呆哪儿。“烈山部怎么样了?”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