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刻

这是个蛇精病了的脑洞,不适者勿入(2)

等老子习惯被阴尸啃的七零八落的身体后,老子终于能从趴在烂泥里的姿势换成蹲在泥坑里了。

 

云小子不知打哪儿搞来套用阴间鬼气修行的东西,说是至少练了能让老子模样好看点,这血肉模糊,还能看到点白骨渣子的样子太过寒碜,他看着就觉得浑身疼。

 

老子翻个白眼鄙视他,鬼气算个什么,老子当年活着的时候身上还有魔气呢,后来炼了阴尸,连阴气也多出不少呢。等什么时候,老子来个作战变身,举着俩镰刀手,就跟个大型螳螂似的,那模样才叫狂霸酷炫。

 

估计云小子在这儿等他师兄一等几百年,实在给憋坏了,自从老子也在这儿扎根等人后,他那话唠病就犯了。什么双剑啊,双修啊,飞升啊,不管老子听不听的懂,一股脑的往老子耳朵里灌,都不带歇气的。

 

不过这些下界的事有的还是挺有意思。就那什么天上一天,地下一年什么的,难怪老子当年总觉得在老头子手下讨生活的时候日子总那么难过,老子本来以为是困在流月城出不去,在神殿里除了修炼又没什么别的事干,给无聊的,所以日子越过越慢,原来其实是因为天上一天要等着地上过一年啊。

 

不过再想想下界人三十而立的时候,烈山部刚够一个婴儿满月,确认不会因为浊气早夭,接下来还要在流月城慢慢打熬讨生活,那这寿数长久也实在没什么好期待的。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