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刻

这是个蛇精病了的脑洞,不适者勿入(1)

其实风琊这个人挺有意思的,而且也不能算是个反面人物,人各有志嘛,所以脑洞了这样一篇文。此文有些话可能会黑到谢衣,不喜欢的勿入,勿入,勿入。

==========================

老子醒过神的时候正站在一座桥中央,后来那个姓云的小子说要再往前一步就真踏上阴间道,回不了头了。老子掏掏耳朵,继续趴在桥头泥地上,这坑坑洼洼的烂泥道居然好意思叫阴阳路,还真让老子涨见识。

 

云小子说他站桥中央等他师兄等几百年了,奈何他师兄是个死傲娇,怎么也放不下脸来瞧他。老子不懂什么叫傲娇,不过意会一下,老子觉得大祭司有点这意思。遗憾的是流月城上千年来文字词汇都没怎么增添过,压根写不出这个词。

 

想到大祭司沈夜老子就想到把老子杀掉的黑衣服谢衣,百年没见,他的穿衣品味居然也越来越像沈夜了,不亏是师徒俩,专爱和老子做对。

摸摸身上的衣服,一条一条的,有的地方就一洞,那些丑八怪的阴尸,老子终于再也不用见它们了。

 

照云小子的说法,不管死多难看,只要越往阴间道上走,身体就越恢复生前模样,老子站桥中央的时候确实衣着完好,模样也俊俏,但一往来路退,衣服就开始裂口子,身上也开始掉皮掉肉,等在桥头泥道上趴好的时候,老子除了脸几乎也没什么可看的了。疼是真疼,不过忍忍就算了,老子可是贪狼祭司,自古烈山部贪狼祭司都嗜血成性,哪能连点疼也忍不过,怕死就不该做贪狼。

 

明明是神农族裔,却要有个嗜杀的贪狼祭司,啧啧,大部族里头总要有人肯做点牺牲,把脏活累活给干了,顺带着把不管什么脏水黑锅的一块儿给背了。上代贪狼祭司,老子的师尊就这么教的老子。老头子活着的时候要不是在出不去的流月城,哪里还轮的上沈夜和那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外界来使合作,老头子老早提着刀杀到下界去了。

 

哪怕是让下界血流成河,至少也给烈山部谋一个可以安身续命之所。

 

老头子对不住了,你的愿望老子没能实现。老子现在只能等在这桥头,看看有没有烈山部新来的问些消息也好。


评论(2)

热度(12)